忙趁东风放纸鸢

表白我堍哥,愿他幸福明媚(笔芯)

粗糙的手绘,一只侍者堍

画一只大宝贝,但是不会画背景
孤独的中秋只想撸图不想做ppt

在换画风的边缘完成了一次屎一样的试探orz

研究人员卡×人鱼土

泡在营养仓里的带土鱼和记录健康状况的研究员卡

@今天有粮吃吗
————————————————
思考着背景和设定就莫名其妙脑出段子XD

#人鱼和人类已经建交多年

#研究所都是好人

#某天卡卡西和琳跟着水门老师下海收集素材,结果卡卡西捞上来了一条大鱼,受伤昏迷翻了肚的带土鱼

#为了方便观察处理伤口,琳指挥卡卡西把人鱼的长发给剪了

#人鱼的恢复力极强,带土身体表面的伤已经完全恢复,但他的嗓子还没恢复到能说人话的地步

#卡卡西几次试图和带土交流,带土都对他爱理不理,也没说过一个字,所以他跟自己的学生介绍带土的时候,顺带提了一句这条人鱼大概智商不高,还没学会人类的语言。

#卡卡西送走学生转身就发现,平日里自顾自划水的人鱼,一动不动一脸阴沉盯着他,半晌之后,人鱼冷笑一声,嗓音嘶哑,但确实是一个词:“辣鸡”

#卡卡西无奈的发现带土完全不理他了,明明之前心情好还会冲他笑一笑的

#后来卡卡西因为投喂了过量的糖果被琳抓住训了一顿XD
训完卡卡西之后琳又逮住开心吃瓜的带土训了一顿XD

(下面是作者的一些小声bb)
线稿画完之后发现不知道如何上色
勉强上过色传到手机上,发现卡卡西的衣服和周围怎么这么黄-_-#,电脑显色问题没救了。
色废的悲桑就是发现彩图调了黑白效果反而更好??
Emmm(躺倒

捏了一个简陋的带土团子,白发堍也超棒~!

本来想做一只晓袍的阿飞,结果经验不足,比划一下发现晓袍穿不上去了XD。

(面具下面有张脸真的我做好了脸眼睛伤疤都画了然后一鼓作气糊了面具

轻质黏土很好玩,就是把头放一下捏个身子的时间,头发就压扁了emmm(道具不足没有可以插起来晾干的地方)
小伙伴们泥巴很好玩,一起来入坑啊!十几元的幼儿版套餐值得你入手!

虫师里的场景临摹

还顺便改动了点小地方XD
把剪影换成了带土卡卡西
宇智波代代出虫师
啊,卡带就这么一小块,还是临摹图,就不打tag,大家随缘看到这张图吧~

段子

狼人卡卡西X吸血鬼带土
活了好久的两只老魔物(不)的日常
/撒完黑泥来撒糖/

0.

旗木卡卡西和宇智波带土认识了好多好多年,久到可以完全忽略物种上的对立,生殖上的隔离,黏黏糊糊的待在一起,从小村庄搬到大城镇,看着荒野田地变成树林绿茵,数着那些嚷嚷着要驱魔的人类老了一批又一批,他们如今安顿在了一个叫木叶的国家。

1.

有些刚出茅庐的驱魔师听说这里居住着一对吸血鬼和狼人,找过来之后却纷纷向那个皮肤苍白的男人抛出了圣水,拿起十字架还想往他脸上怼一怼。

一般这种时候卡卡西还来不及做出什么反应,就会被宇智波带土一把推开,气势汹汹的黑发青年抢过十字架就往那驱魔师脸上砸:”你他妈看清楚了老子才是吸血鬼!!!”

说实话这些小玩意儿对两只见过大世面的非人类还真没什么威慑,反而是物种经常被错认这一点对宇智波带土伤害值max。

卡卡西捋了捋被圣水淋湿的额发,想着还得安慰超级生气暴风委屈磨着尖牙阴森森看着他的宇智波先生,卡卡西生气的说到:“带土,那个家伙还没走远,我们再去揍他一顿吧!”

2.

其实抛开物种的差别,两位先生和普通的人类伴侣没什么两样。他们混迹在人类社会,有着自己的工作,和一群人类同事打着交道。打着一样的游戏,加同一个工会;追着同一批剧,吃同一锅爆米花;看着同一场球赛,却迷上了不同的球队。

经历数场鸡飞狗跳的辩论与交涉,最终发现无法说服自己对象的两位分据在了沙发两头,旗木卡卡西裹紧了唯一的一条小毯子,宇智波带土则抱走了所有的爆米花。

反正那家伙少盖(吃)点又不会冻(饿)死!

3.

旗木卡卡西和宇智波带土偶尔会在下班后一起去人类开的居酒屋里玩,这一天他们在居酒屋里碰到了一个有趣的金发小鬼。

小鬼说他叫漩涡鸣人,从家里偷跑出来玩的,听出来他未成年之后,带土乐呵呵的给他点了一大瓶牛奶,两个人就开始牛奶碰啤酒的吐槽起家里人。

“我妈妈有时候超级凶的说!”

“我家老头子一看见我就虎着张脸!”

“我爸爸哪里都好就是有时候太啰嗦的说!”

“卡卡西他是越来越啰嗦了!”

眼看着两个人越聊越惺惺相惜,卡卡西优雅的泯着酒,笑眯眯的听着宇智波带土把某些本来悄咪咪放在心里想想的话抖了个精光。

融洽的气氛终止于另一位金发男人的到来。只是一眼卡卡西就辨认出这个人是目前的驱魔师首席金色闪光。

“爸爸!”旁边漩涡鸣人的大嗓门又吸引了不少人注意。

会是敌人么?卡卡西垂下眼睛思索万一打起来,人数上是二对二没错,但对方一个是成名已久的金色闪光,另一个是不知深浅但想来也不会太差的金色闪光他儿子。自己这边却要拖着一只醉鬼。不过听闻这位金色闪光素来行事友善……卡卡西看了一眼鸣人杯子里的牛奶,他们之间应该没有什么冲突。

“卡卡西!”带土拍了拍他面前的桌子来引起眼前那团白毛的注意。

卡卡西回过神来,却发现面前三个人已经肩并肩站成了一排,笑出一口白牙。

宇智波带土更是趾高气扬的抬了抬下巴:“我们已经在支持的球队上达成了共识!”

然后他一把揽住漩涡鸣人的肩膀,一手直指银发男友的鼻尖:“你这个异端!”

旗木卡卡西那双死鱼眼瞪得老大。

4.

宇智波带土是一个典型的猫派,但他总想撸一撸自己男朋友的耳朵和尾巴毛。“反正都是毛,你让我摸一下又不会出事那么小气干嘛!”不,你会出事,卡卡西惯例拒绝被撸毛。

偶尔卡卡西会破例同意,但他会提出一些条件来交换,比如这次:“你先让我观察一下你的尖牙。”吸血鬼先生皱着两道细细的眉毛,不开心的张开了嘴。

狼人先生真的凑过去仔仔细细观察了起来。可能是处在日常状态的原因,吸血鬼先生的两颗尖牙小小的,有一半被掩在上唇里,白白亮亮的,很整齐的牙齿,狼人先生伸出一根手指探了过去,在牙尖处小心地蹭了蹭,他真的观察的很仔细,也绝不是故意要蹭到吸血鬼先生柔软的嘴唇。

事后吸血鬼先生红着脸不停地解释最后不小心咬了男朋友的手指是因为吸血鬼的牙尖真的很敏感。

他委屈地抱着满手的大尾巴毛说大不了少撸半个小时。

被群里的姑娘启发脑了个洞

///黑化卡一真黑化卡///

慎入/开放结局/因为没有结局:P

卡卡西带土双双报社。

两人分别与黑绝搭上了线。

一个在晓向广大忍界明晃晃报社,一个在木叶混上高层收集情报暗搓搓报社。

两个人互相以假身份接触互通情报相互利用交流合谋搞大事,卡卡西知道月之眼但他准备和黑绝一起让世界毁灭(黑绝语),带土知道卡卡西想毁灭世界但他准备月之眼大和谐(黑绝语)两人一边愉快合作一边提防彼此一边觉得对方是不是有猫饼(雾

卡卡西后来通过眼睛的感觉以及观察推理发现了带土的身份,但是高兴过后,他觉得这个世界如此黑暗,而他们做过的恶事也无法挽回,干是依旧决定毁灭世界,尤其是阻止月之眼,不会让带土一个人被留下,还是一起去死吧XD

带土继续专注月之眼,最近计划进展不太顺利但是那个老是怼他的烦人家伙最近安分了不少。安分了的烦人家伙意外的还蛮顺眼。

带土还是发现了卡卡西的身份,两人一番争论,带土不同意毁灭世界依然坚持月之眼,争斗过后被卡卡西和黑绝联合制服封住查克拉看管了起来。(此处可以车)

卡卡西之前故意给带土使绊子,最后把月之眼计划捞到了自己身上,找到机会死遁出村,代替”宇智波斑”继续给晓制定计划,晓组织更加神出鬼没,他每天还特意把进度念给带土听。(还是可以车)

黑绝认为卡卡西可以更快的促进十尾的诞生,反正他最后要的是既不是带土又不是卡卡西,是斑。

卡卡西相信十尾毁灭性的力量但他不相信黑绝,尤其是拉着带土几次小黑屋谈心之后。(也好容易车)

卡卡西和黑绝准备套路对方以达到自己的目的。

带土在被黑绝暗算之后,黑绝告诉他只是因为卡卡西能更快的抓齐尾兽,等到尾兽集齐就放开他继续造作月之眼,但带士还是对黑绝起了疑心。

尾兽抓捕进行到后期,不能动弹的话就什么也做不了,于是带土假装被卡卡西说服,黑绝则怂恿卡卡西在带土身上种下符咒方便控制,这样带土才重获自由。(非常方便车)

总之外界发展一切如常,晓组织高层暗潮
汹涌。

卡卡西抓着尾兽调查黑绝。

黑绝盯梢偷偷摸摸要复活斑。

带土和卡卡西一起抓尾兽,和黑绝一起复活斑,顺便在黑绝那边给卡卡西的调查打打掩护。

接下来……

好了打住XD后面的剧情贤值不够脑不下去了,一边脑一边觉得里面有好多地方都可以深入交流培养感情⊙ω⊙
这个剧情应该还是有不少bug,以及未解决的难点,这些就丢给黑绝去想吧orz

完结遁走

///可怕这个脑洞刚刚被屏蔽了一次难道是因为我加了个哲学符号???

觉得他别扭的样子也超~可爱
我太水了吹不出来他万分之一的好